色片段_黑执事第三季

作者: 发表:2020-10-29

日渐失去原有的牵引力。尤其,默克对于“为团聚而团聚”的生活方式,默克在年轻一代中,早已失去应有的“仪式感”。坦白讲,就是“什么时候团聚不行”,“非得选在集体大迁移的节日里”彼此添堵。于此,“过节不回家”就越来越常态化。有的(年轻人)人是真忙,不想回家,而大多数(年轻人)人,却是不想面对家人。因为,对于年轻一代而言,对于朴素的团聚,吃喝式的团圆色片段,早已失去兴趣。对于父辈一代来讲,过节的意义,更多是伙食的改善,所以人们盼望过节,本质上是“饥饿惯性”的驱使。而年轻一代,绝大多数人都能“吃饱穿暖”,所以,过节本身,如若只是“吃喝玩乐”,很容易陷入某种尴尬的图景。尤其,新时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人,在认知层面也与父辈完全不同。并且,所谓的“代沟还不止一条”。无论是“婚恋观”,还是“消费观”,以及“人生观”,都极其的相悖。所以,所谓的团圆,基本上也是“尬聊”。不得不承认,“忙碌”是不能回家过节的“主要借口”,但却不是“真正的借口”。那些漂泊在大都市的年轻人,宁愿留守在逼仄的出租屋里死宅,也不愿意买一张车票,淹没在拥闹的人海里。毕竟,放假“三天”或者“一周”,对于回家而言,可能就是回家。因为,好不容易回家,屁股还没坐稳。

“豪宅”,尔颁“所长老公”的实锤,尔颁基本的角色任务已经完成。说到底,目标已经瞄准,就等扣动扳机的一刻。从某种层面上而言,舆论对“保时捷女车主”的抄检已经接近尾声,接下来的任务,就是看官方如何“瓮中捉鳖”。甚至,我们会发现,越到最黑执事第三季后,“保时捷女车主”的存在感越弱,她整个人就像是点炮的火柴,炮响之后,任务就已经结束。当然,炮响之后,她周遭的各种缠绕才开始麻烦起来。虽然,家属已经回应,她性格强势,管不住。可事实上,这也基本上是一种无奈的表达。如果是头脑清楚的人,是不会轻易“仗势欺人,拿钱消灾”。很多事情,总是要自己直面,才能得到该有的结果。只可惜,她自己该承受的高压时刻已经快过去,接下来,最难受的就是她的老公。毕竟,作为所长,老婆在外横行,总是难以撇清楚。当然,回到事情的“挖坟”过程,总让人有种眼球围剿的感觉。只是,作为拆解式的层层追问,是舆论最擅长的方式。直白地讲,就是“眼球权利”。如果,只是“车”,“房”,“老公”,很显然没什么信息增量。但是,“豪车”,“豪宅”,“所长老公”。事情的性质就瞬间升级。所以,发第舆论的紧逼追问,发第明显是自带节奏的。因为,谁都清楚,单就“一巴掌”而言,性质就是“人身攻击”,最多就是批评教育。但是,当一巴掌出自于一个“贵妇之手”时,舆论的想象力就会成为摧毁力柑橘味香气。于是,顺势摸鱼,一锅端掉,就成为一种结构性的逻辑。事实上,我们也清楚,就当下所挖到的细节,基本上和舆论的想象力是匹配的。并且,已经直捣“深水区”,看起来也是收获颇丰。只是,在舆论狂欢的氛围中,我们看到的仅是一种戏剧化的进程,一集一集的往下推,效率只能在“浅水区”发挥作用。但是,这已经基本够用。毕竟,过往的“样板太多”,所以“舆论抄检”也就显得手续简化,于此,看到的结果是直捣“深水区””。所以,当“保时捷女车主”的一些细枝末节,还没有被实锤的时候,很多人就已经开始下定论,本质上是在借鉴过往的经验,而非只是看起来粗暴那么简单。过往,有人批评“仇富仇官”的情绪,有一种看不上的情怀存在。但是,随着“为富不仁,为官不善”的频现,或许也应该摒弃掉这种认知。很多事情,照搬程序正义,法理正义,可能效果甚微。所以,对于民间的“舆论抄检”和“道德审判”适当保留,还是有必要的。起码,在一定程度上,它本身也在推动事情的进展。

色片段_黑执事第三季

以及时代的进阶。就如阿尔文·托夫勒写在《再造新文明》一书中的那段话:融合“容许犯错,融合不妄下断言,尊重多样性,再加上一些幽默及其有所节制,这些是我们开展二十一世纪的新旅程时,行囊中不可或缺的求生工具”。原创文章,谢绝转载,首发微信公众号:qingnianxuejia。章莹颖案,虽然在法理程序上,算是告一段落。但是,围绕“章莹颖遗骸”下落的追问,却一直持续不断。不过,在最新的消息中,章莹颖家属代理律师史蒂文·贝克特称:“根据罪犯克里斯滕森辩护律师提供的材料,章莹颖的遗骸,可能在位于伊利诺伊州中部弗米利恩郡的垃圾填埋场内”。无论怎样,这对于章莹颖的父母来讲,算一种慰藉,“有消息总比没消息强”。事实上,对于“章莹颖遗骸”的下落,一直以来都是案件较为争议的部分。无论是道德范畴,还是法理范畴,都急切的渴望“遗骸”被找到。道德范畴内,基于“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”的良俗要求;法理范畴内,更多是为“量刑”判定作参考。只可惜,在案件定论前,“章莹颖遗骸”一直成谜。而这或许也是舆论“愤恨”克里斯滕森的主要因素。至于,其残忍的作案手法,因缺少目击证人,只能是靠强力脑补。总之,这样一起较为典型的惨案,不仅震惊美国,也引发国内的持续关注。当然。对于莫大的悲剧,辞中成功最终的承受者依然是章莹颖和她的家属。舆论本身,辞中成功终将带有某种“消费”的特征,无论是积极的,还是消极的。甚至,在舆论风暴过后,她的父母才开始进入长久的悲伤消解之中。总之,私人的归私人,公共的归公共,永远存在某种“隔阂”。坦白讲,就生命的本质而言,既然生命已结束,“遗骸”其实就是“尘土”,终将归向大江大河。但是,对于生者而言,“遗骸”(骨灰)却是一种生命的符号,所以,对于她的父母而言,“遗骸回家”,可能比判克里斯滕森死刑更重要。因为,在普世的亲缘关系中,生死最大。当然,对于正义来讲,除却程序正义,更为要紧的是,在世俗正义上,也要落地有声。所以,在法理程序结束后,寻找“章莹颖的遗骸”成为更为重要的事儿。就如章父在结案声明中所言:“陪审团已经做出决定,庭审也已经结束,莹颖却仍然没有回家。我们的目标从来就是,也将一直是,带莹颖回家。除非做到了这一点,我们将不会得到平静,也不会放心”。“死要见尸”对于生者而言,是一种实现生命秩序的方式。所以,关乎葬礼的秩序,全球范围内来看都普遍存在。虽然,仪式的形式呈现出多样性。但是,本质上,都是对生者的一种规训。因为,要想积极的生活,就要认真地面对死亡。于此。即便再贫穷,强调人们也不会忘记基本的丧葬秩序。并且,强调民间提倡“入土为安”,言外之意,就是无论死者生前如何不幸,死后都要有“归所”。所以,对于章莹颖的遗骸,可能在垃圾场内被掩埋,作为其父母肯定更为悲伤。毕竟,对于一个死者来讲,垃圾场并不是“归所”。并且,以国内人的生命之观,落叶要归根,残叶更要归根。也只有如此,大概才算是一种圆满。所以,在审理克里斯滕森的全过程中,一直在强调“章莹颖的遗骸下落”。只是,对于顽固不化的克里斯滕森,终究还是没有完全交代,所以,让人感到愤怒和遗憾。当然,在一件惨案中,“死要见尸”也是公义的基本要求。因为,当一个人活着的尊严被践踏时,总要在死后的尊严中加倍地挽回。甚至,当挽回无措时,遗骸起码要知道下落。所以,舆论层面一直强调,“死要见尸”,可能并不是真正关心“章莹颖”,而是作为一种公义实现的路径。毕竟,在审判罪犯上,如果连被害者的遗骸去向都得不到,总让人感到正义没有付诸实践。所以,审判克里斯滕森一直存在争议,也是因为章莹颖的去向一直没有着落。但凡,要是在结案的时候。

色片段_黑执事第三季

能找到章莹颖的下落,开女可能舆论也不会这样一波又一波发酵。好在,开女在即将追思章莹颖的前夕,得到这样的消息,也是一种莫大的慰藉。当然,也不能太乐观,因为结案前还没有得到真实的信息,结案后,可能依旧难以真实可靠。只是,作为一种期待,这总是一种希望的象征。也是,对章莹颖最后的补偿可能。然而,回到一个家庭之上,因为爱的存在,所以生命即使不在,遗骸可能也是最好的情感载体。一个人惨死异乡,总要得到某种仪式感的回归,周边的亲属才能更好的修复伤痛。因为,章莹颖虽然已经不在,可是她的至亲至爱,还需要活下去。说到底,爱(亲情和爱情)不只是一种记忆,生,爱,死三位一体,密不可分。没有爱,就没有德行,没有爱,就没有安宁,也就没有同外部的联系。所以,即便章莹颖已经永远离开人世,可她的父母和所爱之人,还是会永远的想念她。即便,无法挽回她,也要找到她灵魂的载体(遗骸),知道她的死,也就可以释怀生者的爱。所以,章父在结案的声明最后称:“如果你的灵魂中还残留有任何人性,请帮助结束我们的煎熬。请让我们带莹颖回家”。大概就是要告诉克里斯滕森,这是最后的赎罪机会。原创文章,谢绝转载,首发微信公众号:qingnianxuejia。“瓜农拽倒偷瓜贼反要倒赔300元事件”。因舆论的争议,默克最终反转。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不复杂,默克据悉,一对母女骑着电动车偷西瓜,瓜农追赶,致一女子膝盖擦伤,“民警协调”让瓜农赔偿受伤女子300元后,瓜农泪奔不干,事情便出现性质上的升级。虽然,早些的通报称,已批评训诫偷瓜女子,其已退还赔款,双方和解。但是,作为“偷盗行为”,还是应该受到一定的惩戒,并且对于“处理事件的民警”,也有很大的责任。这一点,在最新的通报中,已经有所体现。根据调查情况,已给予偷瓜人行拘3日的处罚,对责任民警停职处理。对此,瓜农表示满意。于此,整个事件也算终结,但是却值得玩味和深思。事实上,舆论在这件事情上,最大的争议在于“处理秩序”出现问题。作为瓜农追赶偷瓜者,本来无可厚非。但是,却被倒打一耙,着实有些匪夷所思。当然,从乡村的纷争处理来看,其实类似的逻辑很普遍。凡事不看过程,只看结果。谁受的伤害大,谁就是弱者。所以,当偷瓜者的伤势比瓜农的损失大时,瓜农就瞬间失去道德优势。本质上讲,民警的处理方式,并没有依据“法理秩序”,而是依赖根深蒂固的“乡土秩序”。在乡村之中,经常也会发生一些“偷盗”,但是,偷盗者不会太过分,所以人们惯常称之为“毛贼”。并且,只要偷盗产生的损失不大。

色片段_黑执事第三季

几乎人们都不会报警处理。甚至,尔颁即便知道盗窃者是谁,尔颁也会“睁一眼,闭一眼”,因为,在“乡土秩序”中,人情大于一切,同在一村住,能过去的就过去。所以,“息讼”对于“乡土秩序”来讲,一直被认为是宽宏大量,具有道德优越感的品质。换句话说,就是当事人都不打算追究,这事儿就算完结。所以,对于“乡土秩序”来讲,只要出现“双方和解”,基本上法理就会不再追究下去。当然,对于“瓜农拽倒偷瓜贼反要倒赔300元事件”,报警的估计是偷瓜贼,就因为自己受伤,并且也想通过这点缘由洗涮自己的污点,但是,很多事情,要要是以法理追究,终究还是自作自受。依法而治,还是依礼而治,这是“乡土秩序”中,最根本的问题所在。“法治”讲究的是程序和逻辑,而“礼治”讲究的是得失和人情。所以,从“瓜农拽倒偷瓜贼反要倒赔300元事件”中,我们一眼可以看出,这完全是依赖礼治在处理问题。并且,我们会发现,这样的问题放在二十年前,三十年前,估计都不会惊动民警。可能,一句“各有损伤”就会完结。但是,随着法治秩序的不断完善,再要出现这样的问题,就显得有些尴尬和违和。所以,这也是舆论上主要争议的问题。说到底。

人们已经脱离“瓜农的损失和盗贼的伤势”,发第仅关注处理的程序和逻辑是否合理。不得不承认,发第这是一种极大的进步。当然,要想完全杜绝类似问题的发生,还需要人们的更多努力。不能因为偷盗行为的危害不大,就不去追究,而是要更为严苛的看待偷盗行为本身的危害。“乡土秩序”下的人情捆绑逻辑,如果没有法治秩序的维护,可能产生的都是鸡贼的乡愿逻辑。人与人之间不会有真诚的交往,只会心存芥蒂,满脸虚伪。当然,我们也要承认一点,传统是社会所积累的经验。行为规范的目的是配合人们的行为以完成社会的任务,社会的任务是在满足社会中各分子的生活需要。过去,很长一段时间,乡土秩序下的人们,必须高度的配合,才能成功地向自然索取资源。这就导致,只要不是大的损失,人们不会太过计较。所以,多少年来,“毛贼偷”行为一直存在。并且,对于很多农民而言,也从来不会把类似的问题,当作大事儿。比如,偷几个西瓜,掰几个玉米,基本上不会去追究。但是,要是损失危及到可承受的范围,自然也会激起追查。并且,“乡土秩序”下的追查,道德上的审视也很严酷。“小毛贼”人们可以容忍,但是“大盗大窃”,基本上就是“见光死”,一旦被查到,基本上无地自容。不过,对于“乡村毛贼头”的存在。很多时候,融合主要是因为经济效率加速,融合人口交换频繁而导致的直接特征。甚至,我们会发现,同在一个城市里,离商业圈越近的地段,物价,房价也会有不同程度的上浮。具体的原因也很好理解,简单讲,就是“方便”,而“方便”本身的价值,就是所谓的一种“成本”。人们常说:“大城市好生存,难生活”。与之相对的一句话是:“小城镇好生活,难生存”。说到底,就是大城市的发展机会很多,但是想留下来,过上想要的生活就比较困难。这也就是为何,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出现“逃离一线之城”的沮丧情绪。但是,在现实的情景里,绝大多数人,还是愿意留在“大都市”,尤其那些初出茅庐的年轻人,反正没有家庭,没有牵绊,所以即便漂泊无定,也依旧觉得有盼头。但是,那些有家口的人,就很难在居无定所的漂泊。这种情境下,要想建立稳定的家庭,一个可安定的居所就显得很重要。即便,所谓的居所是租来的也行,但是要保证居所不被房东轻易收回,摆在面前的还是能不能负担得起的问题。很多人,拼死拼活的,一个月工资,大半部分将送到房东手里。这种现象在“一线之城”早已很常见。说到底。

一个城市涌入的人口越多,辞中成功就代表可平均性(空间,辞中成功机会等)越小,居住,出行,食物,这些相对必须的物质,肯定就会涨价。而总体上来看,“居住成本”依然是最大的成本。一个居所能正常运行,“水电煤”这是基本的开销,再加上供暖费,物业费,就会是不小的数目。至于,食物和衣服,可能看起来开销很多,可实际上细算下来并不多。大多数人,在食物和衣物的开销上,连房租的三分之一都不到。当然,我们这里讲的是“平均水平”。总而言之,“居所”的存在,除却提供空间的实用价值,也存在很多附加的价值(比如:学区房)。不得不承认,人类发展到今天,物质性的一面依然是主导世界的核心动力,而“居住成本”的提升,也伴随着“居住环境”的改善。并且,人们在选择居所的过程中,标准也在变化。直接的观感里,感觉房子就是私生活的一种空间(休息,吃饭等)。可事实上,越来越多的人在选择居所的标准里,会加入“附加需求”的拷问:是否临超市,是否交通便利,是否学区房,是否有医院,是否商圈中等,而这些“附加需求”,也导致“居住成本”在提高。所以,无论是纵向的看,还是横向的看,房子的价格除却受市场供需因素的影响,更多是受“附加需求”的影响。当然,“附加需求”越完善。也会直接影响供需波动。总的来讲,强调这是一个连锁反应。“全球生活成本最贵城市排名”,强调其实讲到底,还是“居住成本”的排名。无论是古代社会,还是现代社会,其实“居住成本”一直都是生活的“重头戏”,相信未来依然如此。原创文章,谢绝转载,首发微信公众号:qingnianxuejia。近日,上海“博学”的流浪汉走红网络世界。拍照的,直播的,都将其奉为“流量之药”,并一度称其为“流浪大师”。当然,“流浪大师”风靡之后,传闻也层出不穷。“复旦高材生”,“妻女车祸过世”,总之,能让“流浪大师”成为“流量之王”的各种轶闻也是接踵而至,不管真假,各方纷纷追捧。坦白讲,“流浪汉”喜欢读书,并且能“金句不断”,这着实是一件好事儿。但是,当这样的“好事儿”,成为一种“眼球经济”的触发后,就让人感到些许尴尬。在我们的生活中,“流浪汉”并不是一个正面的词汇,一般多指精神出问题,不能正常生活,并且到处乱跑的人。事实上,人们对这样的“人设”也很无感。然而,在相对“反智”的网络世界中,很多本来不是很正常的行为,就会被无限放大,并且赋予各种内涵。所谓的“流浪汉”真的是“大师”吗?想必,有些过誉。很多时候,因为信息的不对称,对“大师”的误解。

就导致人们总以为“大师们”都不是正常人。可事实上,开女“大师们”也要吃饭,开女也要结婚,也要接受世俗圭臬。只是,在较为狭窄的信息通道中,因个别“大师们”的行为反常,就让人们形成相对偏见化的认知。这种情境下,在喧嚣的网络氛围下,很容易形成过度解读,超常围观的形势。甚至,在围观“流浪大师”的过程中,早已透露出这种迹象。那些“美女主播的热情”,“路人围观的嘴脸”,都较为清晰的写着:“这只是一场喧嚣”。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人们并不是真正认同“流浪大师”的生活行为,只不过,在较为高速的生活节奏中,突然冒出一位“厌世怪人”,就自然会形成“刻奇”的气氛。相信,过不了多久,这样的氛围就会消逝,当“流量大潮”退去,“流浪汉”依旧是“流浪汉”,而“大师”依旧会被各种“践踏和调侃”。说到底,在我们所处的生活中,人们对于关注的事物,从来都是评价性的视角,而非能将其中的理念或行为“知行合一”。从这个意义上理解“流浪大师”,或许就能感受到强烈的“虚伪和恶意”。“诗和远方”其实就是“正常生活”中的高光之念,一个失掉正常生活秩序的人,并且还自我感觉良好,只能说是“自甘堕落”。我们追求自由,追求美好,并非就得变得“特立独行”。变得“衣衫不整”。每一个人,默克完全可以在正常的生活秩序下,默克去“追求经典”,“去探寻大师”。可惜的是,在很多时候,人们总觉得“大师遥不可及”,“诗和远方”意味着远离俗世。只是,作为个体来讲,要想自由的生活在天地之间,总需要“掺杂人事”,总需要“经历市井”。因为,从根上讲,并不存在完全意义上的“诗和远方”,也不存在远离生活的“不朽大师”。因为,一个人能否活出“诗和远方”的空灵性,塑造成遥不可及的“大师人设”,最根本的参照,还是我们不屑一顾的“世俗生活”。所以,与其说是“流浪大师”在走红,不如说是我们根本不懂“诗和远方”的真正内涵是什么。当然,这样的光景,并不是当下才有,在普遍人性的阴影面积里,这早已存在。说到底,如果真是“追逐大师”,最低的成本就是去“阅读”大师的作品,而非“拿着手机追逐”,“刷着视频喊牛”。这也就是为何,“大师”的称谓越来越像是一种“嘲讽”。当然,“大师”污名化,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,所以被贬值也是情理之中。就上海“博学”的流浪汉而言,真的可以称得上“大师”吗?显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