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难忘的家乡味,这种流传了千百年的小吃你不一定吃过

美国全年预计福利支出8511亿美元)可以预见的是,双方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在舆论场和法庭展开激烈辩论。不过,即便官司打到联邦最高法院,以目前保守派法官占上风的局面,特朗普似乎并不用担心新政会被推翻。价值观倒退?其实,“公共负担”并非特朗普政府的首创,最早可以追溯到1882年通过的《移民法案》——政府有权拒绝任何有可能成为“公共负担”的人进入美国。在此后的一百多年中,针对法案中“公共负担”的定义不断进行调整,但总的原则是一致的,即确保移民不会成为公共负担,以此保护纳税人的权利。现行的“公共负担”定义主要基于1999年美国移民和规划局发布的一份指南,该指南将“主要依赖”政府援助,即政府提供的收入超过其收入一半的人,被视为“公共负担”。特朗普政府的新规,则极大扩大了“公共负担”的范围,将贫困家庭临时援助,甚至食品券等都纳入公共福利范围,针对“穷移民”的目的很明显,似乎有违美国社会一向标榜的开放和包容的价值观。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之一、前得克萨斯州议员贝托·奥克罗就在推特上言辞激烈地批评特朗普,“特朗普才不会关心移民的死活,尽管过去两百多年的历史证明,是移民成就了今天的伟大美国。”(美国人口总数与移民所占比例。